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ˉ︶ˉ*)

孟周淄博专场返场突然高能......


(虽然三弦师兄弟梗也是我自己想瞎了心脑补的,但是,但是这个对白,啧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284098




“我们俩在一起就是缘分。”


“张云雷人家也得要我啊。”


“你以为不要你呢?”




这几句话真是可以脑内一场大戏啊!堂主忽然腹黑攻有没有!!!



有弦相聚(完)【孟鹤堂/周九良】

孟鹤堂也不是很清楚他和周九良是怎么在一起了的。虽然清楚的记得是他先表了白,说的是:“周九良,你是喜欢我的吧?”

看着有点蒙圈的周九良犹豫的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应了声“嗯。”

孟鹤堂就当作是告白成功了,于是找了个不大不小两人同居正合适的清净地方租了下来,顺理成章的过起了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虽然台上台下的两人关系确实是好,只是性格爱好上也的确是差别太大,玩不到一起去是真的。可是看着九良闲暇无事坐在客厅一角,拉着三弦岁月静好的样子,孟鹤堂还是觉得幸福不过如此。

 

谁想竟会平地起波澜,接到电话说张云雷住院急救的时候,孟鹤堂起初并没发现九良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当两人赶到了手术室门口。看着墙上亮着刺眼的红灯,周九良忽然两腿发软,好在紧跟在后面的孟鹤堂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师哥。”

听到九良颤抖的声音,孟鹤堂正要回应,抬起头却发现对方并不是冲自己说的,看着九良直愣愣的盯着前方手术室的大门,孟鹤堂猛然发现,其实九良从来没叫过自己师哥。

手术成功,只是能否恢复到正常状态只能看后续的情况。大家都被师父打发回家,说是需要的话随叫随到就好。

 

回到家,简单的做了晚饭。孟鹤堂看着周九良食不下咽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思量再三,还是开口说:“九良,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说。”

“嗯?”周九良看了孟鹤堂一下便低下头垂着眼低声说,“没什么想说的。”

“真的?”

“嗯。”

孟鹤堂知道周九良向来喜欢什么事都埋在心里,被逼的急了更是不可能开口,无奈之下唯有作罢。只是心里打了个结,郁闷难解。

 

接连的几天,本来就少言寡语的九良更是金口难开。孟鹤堂几次三番的想追问,可是看着九良阴沉的脸色,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直到这天,烧饼来了电话,说小辫儿已经脱离了危险,恢复健康只是时间问题。九良主动做了晚饭。看着九良明显心情很好的样子,餐桌上的孟鹤堂却食不知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九良,你觉得我和小辫儿是不是挺像的?”

“嗯?”不明所以的九良想了一会儿说“表演风格吗?有一点儿吧,”又想了一下补充说“因为你们都很帅嘛,多少人设会有点儿重合吧。”

“那你觉得小辫儿怎么样?”

“师哥怎么样?”周九良警惕的看着孟鹤堂,“你什么意思?”

“你心里知道。”

“我知道什么?”

“你敢说你对张云雷没意思吗?”

“我……”周九良忽然被这句话说的愣住了。

“你喜欢弹三弦也是因为他吧?”

“……”周九良想否认却担心言不由衷。

“你喜欢我也是因为我像他吧?”

“……”

看着哑口无言的九良,孟鹤堂忽然觉得委屈难过又生气,忍不住撒泼的哭喊出声:“你对得起我吗?!周九良!”

看着哭闹起来两手胡乱扑打自己的孟鹤堂,周九良想阻止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想辩解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慌乱之间,跑去拿了三弦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孟鹤堂被这声响震住了。

“这弦子的确是师哥送我的,跟了我多年,”周九良语气平静的说着,没等孟鹤堂反应过来,九良拿着桌上的剪刀一下子就把弦剪断了,“你满意了?”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孟鹤堂才回过神来,脑子里响着刚才九良出门时说的话:“这几天我到外面住。”心里说不出的后悔,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张云雷出院了。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个奇迹般的好消息。这天演出完在后台,孟鹤堂拦住了要走的周九良。两人这段日子除了台上表演就没有任何的交流。

周九良看着逃不过,叹了口气,等着孟鹤堂先开口。

“这是家里钥匙,我已经搬出去了,你还是回去住吧,自己照顾好自己。三弦我帮你换了新弦,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我想,我还是喜欢那个弹着三弦的你。”

两个人仿佛退回到了朋友的位置,倒也相安无事。孟鹤堂觉得可能这样更好。只是偶尔心里某个角落觉得隐隐作痛。


孟周合作八年的时候,在小园子里返场到最后了,孟鹤堂想着再说几句就可以退场了的时候,一直没出声的九良忽然说:“最后,让孟哥唱一个吧。”

丝毫没有准备的孟鹤堂有点儿懵。看着九良快步下台拿着三弦走到自己身边,拍了拍自己的肩。孟鹤堂心里有了底,大概是唱太平歌词吧,那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当滴答滴的伴奏声响起,听着听着,孟鹤堂渐渐红了眼眶……

 

--------------------------------------------------------------

“我要吃苹果。”

“给你。”马上洗好了递过去的九郎。

“没打皮啊?”

“马上。”

“切成块。”停了一下说,“不,切成兔子!”

……“行!”

看着号称三庆园小霸王的九郎乖乖听话的样子,九良忍不住开心的笑了。

“师弟嘛,就得有师弟的样子!”

“拉倒吧,平时你那个宠啊。”

“哎呀,师哥我对你不也一样宠嘛。”

“嗯。”九良忽然低下了头。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儿。

“师哥,”九良抬起头看着张云雷认真的说,“你知道我从很久前就喜欢你吗?”

“知道。”想接着说些什么的张云雷看到九良伸手阻止了自己。

“不过现在,我更喜欢孟鹤堂。”

“嗯。”

“只喜欢孟鹤堂了。”


新经典公众号写的这篇推文


鲁迅×周作人: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


https://mp.weixin.qq.com/s/U44zFSJ7BjumKS_Q0poZZw




写的真的特别精彩。截图留念。




昨天看到有人提出一句话虐文梗。




其实我觉得最虐的不是求不得,不是爱别离,甚至不是生老病死,而是我们逃得了俗世阻挡,逃不过柴米油盐。





Cappuccino(下)【孟鹤堂/周九良】

咖啡店上午刚开门营业,刘筱亭照例开始拖地板,秦霄贤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于是提醒他说:“拖地板的时候要把‘拖地板中,小心地滑’的警示牌立在旁边,这样可以提醒大家,我滑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顾客要是不小心摔倒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刘筱亭点了点头,听话的从工具间拿了警示牌立好,看到秦霄贤还站在原地,忍不住说,“可咱这儿哪有什么顾客啊,基本上都冷冷清清的,”冲着某个方向努努嘴,继续说,“除了那位不知道有什么企图,见天儿跑来一坐一天的主。”

被戳中痛处的店长心里也不好受:“那咱们不是刚开张不久嘛,还没什么人知道不是?过一阵子就好了。”至于你说的那个人,秦霄贤还没把话说出口,不经意的转头望向刘筱亭指的方向,没想到正好对上了孟鹤堂视线。看着对方冲自己挥着手,秦霄贤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心想着对方应该听不到他俩刚才的对话吧。

“你们这儿生意怎么冷冷清清的?”孟鹤堂直接开口问到。

“你听到了?”

心想着我还打算装作听不到你俩说我的话呢,谁知道你这二货自己招了。孟鹤堂好气又好笑的没理这茬,接着说:“我看你们这儿的咖啡挺好喝的,服务也很周到,怎么好像没什么人来呢?”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刚开业,没什么人知道吧。”

“那就需要宣传了。”孟鹤堂说着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秦霄贤,“我叫孟鹤堂,是给各种商家做宣传活动策划的,怎么样?哥帮你策划个宣传活动,指定能让你这儿火起来。”

看着手中的名片,秦霄贤有些怀疑又有些犹豫,半天没开口。

“免费的!”孟鹤堂像是怕对方不答应一样接着说,“不收你钱,而且,你看我都已经帮你设计好宣传海报和传单了。”

看着孟鹤堂把桌子上的手提电脑屏幕转向自己,秦霄贤反而更加的怀疑了,在心里喊着那你是图什么啊?!就看到电脑显示屏上设计好的海报上写着显眼的宣传口号:这里有“三宝”,不解的问:“三宝?”

“咖啡,蛋糕,周宝宝。”孟鹤堂答的倒是快。

“啥?”

“咳,音乐!”孟鹤堂心虚的再次强调说,“咖啡,蛋糕,音乐。到时候活动表演节目时,我会自弹自唱的。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说完冲着秦霄贤伸出手。

仿佛知道了什么的秦霄贤没说话,故作深沉的看了一会儿孟鹤堂,心里想着你刚才是把自己天天往这儿跑的目的说出来了吧。不过呢,反正我也不吃亏不是,还赚了,于是握住了孟鹤堂的手说:“合作愉快!”

没想到孟鹤堂真是专业的活动策划人。当天的活动现场异常火爆。几乎整个小区都轰动了。看着营业额不断的上涨,让秦霄贤觉得今天可能做梦都会是在数钱。

而活动的高潮是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孟鹤堂背着吉他走上门口现搭的台子中央,开始自弹自唱。

“滴答滴答滴答玲答,时针它不停在转动,滴答滴答玲答铃答,小雨它拍打着水花,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是不是还在牵挂他,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秦霄贤带着所有店员站在孟鹤堂身后打着拍子,听着孟鹤堂唱歌,看着台下有些观众明显就是孟鹤堂的粉丝近乎疯狂的样子,几个人各有所思。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有没有爱上我们啊?”“有!”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想不想带着我回家?”“想!”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那就常来坐坐吧?”“好!”

秦霄贤想着这下生意必然是会火了,止不住笑容满面。

周九良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咱这是咖啡店,可不是全聚德。

--------------------------------------------------------------

站在小区门口的孟鹤堂,又一次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回想着前两天和周九良约好了的事。


自从帮着他们店把名声打响了之后,自己都得提早去才能占到个好位置,看着周九良忙活的脚不沾地,孟鹤堂想邀功求表扬的故意对他说:“生意不错啊!”

“还不是你造的孽。”

“那是!”嗯?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不是好话,孟鹤堂不满的说,“什么啊?生意好还不乐意?”

“又没给我涨工资。”看着对方被噎的说不出话,九良倒是笑了说,“但是奖金肯定是少不了我的了。”

“就是嘛!”孟鹤堂这才放心的接着说,“我还是帮了你的忙吧,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帮我养几天宠物狗,我后天临时出差,找不到人帮我看着,能不能托你给照顾一下?”

本以为不会太为难对方的孟鹤堂看着周九良听到自己的话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唐突了,就这么让非亲非故的他帮自己忙,多少还是冒失了吧,正想着怎么把话收回来,就听到九良好像暗自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了句“好。”


脚下的狗忽然叫了一下,回过神来的孟鹤堂立刻发现了自家宝贝叫唤的原因,一个穿着长裤长袖,戴着墨镜口罩和手套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凑近到自己面前,孟鹤堂差点喊出来,就看到对方抬了下眼镜看着自己,原来是周九良。

“你这身打扮是干嘛啊?”

“嗯。”闷声的点了下头也没回答,周九良指着地上的小狗说,“就是它吗?”

“对!按时喂它,每天带出去溜一圈就行。”

“好。”

正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预约好的出租车到了。孟鹤堂只好把狗绳往周九良手里一塞,坐上车直奔机场。

出差回来的孟鹤堂把自家小狗接回家,发现了托管宠物的后遗症。在小狗面前的碗里倒好了狗粮,却发现小狗半天没有动静,不死心的把盆往小狗近前推了推,结果小狗扭过了头,看都不想看。

孟鹤堂不甘心的把小狗抱起来,顺着它的毛,感叹道:“你这几天伙食不错吧,都学会挑食了。”又掂了掂,接着说,“带你出去溜溜就饿了。”

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熟人,看着秦霄贤也牵着狗在楼下小区的院子里转,孟鹤堂热情的打了个招呼:“你出来遛狗啊?”

“哥,你也是啊。”

“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我一般不在这边遛狗,今天是带它来这附近的医院打针才带过来的。”

“哦,店里一般禁止带宠物进吧?”

“那倒也不是,只是九良对狗毛过敏,所以我们都不会带宠物去店里。”

又聊了几句两人就道了别,孟鹤堂看着秦霄贤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又喊住了他,“明天你把你店里的人都叫出来咱们去唱K宵夜吧?我请客。”

“好。”

--------------------------------------------------------------

周九良是最后一个到唱K的包厢的,一进门,就看到秦霄贤和刘筱亭坐在屏幕对面的大沙发上,孟鹤堂坐在屏幕旁边点歌台的位置,不由自主的就朝着那个方向走。

“周九良?一进门理都不理我们,就直奔着孟哥去,是不是喜欢人家啊?”秦霄贤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周九良听到这话忽然愣住了,定定的站在了包厢中央不知所措。孟鹤堂瞪了秦霄贤一眼,急忙打圆场,“什么啊?九良是想唱歌了!”不理会自己说完这句话引发了后面一阵爆笑,孟鹤堂急忙站起身拉着九良过去,“来点吧!你先唱!”

没一会儿,孟鹤堂明白了后面这帮人刚才为什么会爆笑的原因。

“他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


--------------------------------------------------------------

不知道从哪天起,孟鹤堂忽然就没再来店里了,起初几天大家还提起,闲聊几句,日子长了就没再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星期。

“这是第几天了?”刘筱亭拄着拖把跟秦霄贤聊天。

“不知道,好像是有日子了。”两人一起看着窗边那个固定的位置上没有了之前固定坐着的人。

“你说,这常来的人吧,要是有日子没见,还真挺想的。”刘筱亭忍不住感慨道。

“你不怕九良揍你?”

“哎?对了,”刘筱亭反应过来,“你说要不要问问九良怎么回事?”

“要问你问,我可不敢。”秦霄贤摇着头直摆手。

其他人可能没发现,但是作为店长的秦霄贤知道,这阵子周九良也有点儿不对劲,大概是从孟鹤堂没来店里之后的第三四天。午休的时候,秦霄贤意外看到周九良窝在沙发里看着一本书。当时就吓了一跳,这人平时不是窝在沙发里打瞌睡就是手机不离手的看着,哪见过他看书啊。又仔细瞧了瞧,隐约记得好像是那天孟哥最后一次来店里,走的时候落在了座位上的书。

--------------------------------------------------------------

不过半个多月没来,再次坐在窗前的位置上,孟鹤堂自己竟然觉得有点儿陌生,有点儿尴尬的点了单,没过一会儿,周九良端着咖啡放在自己面前什么也没说就走回去了。一切正常的很不正常。

就在孟鹤堂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发现周九良又走了过来,在自己面前放下了一本书。“我喜欢听相声,也喜欢二人转,虽然是在咖啡店打工,其实我更喜欢喝茶,我想找人倾诉的时候,想到的是你。而如果你想找人聊聊的时候,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听着九良说出这番话,又看了看桌面上的书——《心是孤独的猎手》,孟鹤堂一头雾水的想了半天,才猛然想起什么的说:“其实,我有阅读障碍,大半年的也看不了两本书,这本书是那天我刚好帮书店做个活动,店主非要送我的,然后我落在这儿了吧?你看了?好看吗?”

周九良张了张口,把话咽了下去,自觉没趣的转身要走。却被孟鹤堂拉住了。

“不过你既然说了。我的确有话对你说。”硬是拽着周九良坐在了自己对面。孟鹤堂喝了口咖啡,定了定神看着窗外开口说,“在这间咖啡馆,我这辈子最伤心的那一天,遇到了一个人,他看着我哭的很惨的时候,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我当时就想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可是后来我发现,那个人会请我喝对身体更好的茶,会默默的帮我挡开过于激动的粉丝,哪怕自己会过敏也不忍心拒绝我的请求。我就想,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心底的温柔,但是看到的人会知道,作为他的朋友有多幸运。我以为我会站在朋友的位置和他一直相处下去,可是我发现,在陌生的地方,他会不经意的走向我,那种对我的信任和依赖,忽然让我没办法再平静的和他保持朋友该有的距离。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往前还是逃走。我怕有些话一说出口就会覆水难收,所以我选择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见不到他的日子里,看到美丽的风景我会希望他能在我身边,吃到美味的食物没有他的分享也只剩下遗憾。所以我决定,我应该试一试,就算会失败,至少不会后悔。”孟鹤堂说着转过头看着周九良,握住了他的手,郑重其事的说,“九良,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明明是我先告白了的,不过是你没听懂罢了。”

--------------------------------------------------------------

深夜还在工作的孟鹤堂,对着电脑一边放着歌一边写着策划案。困意袭来,冲着周九良喊着说:“九良,帮我冲杯咖啡呗!”

“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

觉得委屈的孟鹤堂跟着电脑里的音乐开口唱了起来:“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走过来把歌切了的周九良,放了杯热牛奶在孟鹤堂面前说:“不是!”

“能不能不要切歌?”说着要继续打开播放器的孟鹤堂又开口唱着。

“不能。”

哼!“给我一个吻,可......”

后半句没唱完就被不可抗力打断了,至于是什么,嘻嘻


END

Cappuccino(上)【孟鹤堂/周九良】

(BGM:  Cappuccino 萧亚轩)

孟鹤堂本意是不打算哭的,在相恋多年的女友跟自己提出分手之后。

只是低头看着桌子上两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女友潇洒的走出门去,留给自己的背影。双眼不由自主的渐渐模糊了起来。

用手胡乱的擦着眼泪,没想到自己却越来越刹不住闸的泣涕横流,孟鹤堂慌乱之间把戴着的眼镜给碰掉了。急着向后退离桌子,弯腰蹲在地上摸找,不曾想没留神一脚把眼镜给踩了。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孟鹤堂被这最后一根稻草给压垮了,自暴自弃的瘫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孟鹤堂听到有人在自己背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感受到那人伸手拽住了自己的胳膊,便倚靠着那个人顺势站了起来。失了心神的孟鹤堂恍惚觉得那人先是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然后扶着自己坐好,接着自己手上多了条温热的湿毛巾。拿着毛巾擦了擦脸的孟鹤堂渐渐回过神来,看着那人帮自己捡起来放在桌边的已经变了形的镜框,忽然不好意思的想向他道谢时,听到了那人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一大老爷们哭什么啊?丢不丢人!”

嘎——啊啊啊啊——

“周九良!你又整什么幺蛾子了!!!”从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孟鹤堂一边哭一边听到跟前的人冲着后边指责他的人辩解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少来!”秦霄贤从柜台后面蹿了出来,看着周九良貌似无辜的站着,可是坐在椅子上的人哭的越发凄惨可怜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被周九良欺负了,内心正义的小火苗腾的就点着了,指着周九良喊道:“我不管!你不把他给哄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关我什么事啊?!”嘴上嘟囔着的周九良认栽的拉住孟鹤堂不停揉着眼睛的双手说,“别揉,一会儿该肿了,我带你去洗洗脸吧。”看对方没停下来的意思,周九良接着又说,“要不我陪你去配眼镜。别哭了。”

孟鹤堂这才顺从的被周九良牵着去了洗手池,捧着水洗脸的时候已然冷静了下来,心里想着自己多大的人了,在人店里哭得这么不成样子,真该谢谢人家。在洗完脸转身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巾擦干了脸之后,孟鹤堂才第一次看清楚周九良的长相,看着对方眼睛眉毛皱成一团,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样子。孟鹤堂忽然觉得有点怕,怕对方在这时说些安慰同情自己的话,有时候多余的关心总会让人觉得更受伤。

犹豫了一下的周九良还是把话说出了口:“走之前,先把账结了呗?”

-------------------------------------------------------------

翻着彩塑的价目表,孟鹤堂看了看站在一旁等着点单的服务员笑得又贱又萌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小哥你是在哪个煤矿刚挖完煤啊?”

“我就不能是驾校教练出来兼职的吗?”

“不能,跟驾校教练比,你白着哪!”

“我谢谢您啊,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我需要你把周九良叫过来。”

“行,您等会儿啊。”

刘筱亭转身去了柜台后面捅了捅正躲着的周九良:“就说那人是来找你的!快点去吧。”

“你就不会说我不在?”看着对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周九良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无奈的走到孟鹤堂面前,“您找我?”

“嗯,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咖啡吧?”

“都挺好喝的。”

两人对着看了一会儿,孟鹤堂忍不住开口说:“完啦?”

“啊!”点着头的九良。

“你们这儿的员工都不用培训的吗?”

“培训了啊。”

“那你连个咖啡都不会介绍。”

“我没记住。”


上班摸鱼玩手机的周九良不用抬头就知道孟鹤堂又来了,因为打从挂在门上的铃铛一响,一起工作的同事就开始窃笑低语着说又来了。认命的把手机锁屏放进口袋。来到桌子前面。

“你们这儿的咖啡有什么好介绍吗?”

“都挺好喝的。”

“我不喜欢太苦的,有什么推荐吗?”

“你多放点糖呗。”


眼前的“熟客”拿着价目表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似的开了口:“介绍下你们这儿的咖啡我听听啊?”

“大哥,今天周五,”周九良放弃治疗般的接着说,“你这周是第五次问我同一个问题,答案是一样的,都挺好喝的!你是老年痴呆啊还是老年痴呆?”

听到这话的孟鹤堂并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看着对方说:“你们店长就是让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觉得自己刚刚的话也的确过分了的周九良当即没了脾气:“对不起。”接着展露出自己专长的假笑,缓缓的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

“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咖啡吧。”

“都!挺!好!喝!的!”

--------------------------------------------------------------

作为店长的秦霄贤最近觉得头有点大,原本一直只是个摆设的意见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某人硬生生的写成了《店员周九良的观察日记》


“周九良上班时间玩手机游戏,眼睛离手机越来越近,看着好像视力下降的厉害,作为店长应该教导店员注意用眼卫生,保护好自己心灵的窗户。”

“周九良今天总咳嗽,天气转凉,空气干燥,换季容易感冒,你们店员制服不及时更换秋装吗?”

“又看到周九良点了外卖麻辣烫当午餐,总吃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作为店长应该给店员提供健康卫生的伙食。”

“最近看着九良胖了点儿,可是脸色苍白,是不是总宅在家里不活动,作为店长应该多组织些户外活动,督促店员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确保员工身心健康发展。”


秦霄贤越看越觉得自己要瞎,很想抓着某人的领子喊:“我是店长,不是周九良他妈!”

--------------------------------------------------------------

这天,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坐好的孟鹤堂,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

按下接听键等着对方说了两句,孟鹤堂回说:“我昨晚可是熬了整整一夜,到现在都没合眼。这才给你把策划做好了,马上发给你。”

挂了电话的孟鹤堂对等在一边的周九良直接说:“拿铁。”

没一会儿,周九良把杯子放在了孟鹤堂面前。

“嗯?”看着眼前明明不是装了咖啡的杯子,孟鹤堂疑惑的问,“这不是我点的啊?”

“这是茶,我请你的。”

“为什么?”

“感谢你啊,给我们店长打了我不少小报告吧?”

“你下毒了?”孟鹤堂警惕的看着周九良。

翻了个白眼的周九良自顾自的说:“咖啡喝多了对心脏不好,尤其是熬夜更伤心脏,喝茶好一些。”

“你是关心我吗?”

“嗯。”看着孟鹤堂开心的样子,周九良接着补了一句,“更关心我这个月的奖金。”


其实日系的书看的不是很多,也没怎么深入研究过,所以无非就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有点看法。

基本上大家都会看东野圭吾的书,不知道算不算是国内最畅销的了,只看了白夜行和X,觉得白夜行写的是真好,而我是真不喜欢。大概在逻辑上说服不了自己,书中女主从头到尾都是彻头彻尾的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让我觉得发寒,而男主出于对女主的愧疚亦或是爱而不惜一切的去做一些事情也让我匪夷所思,如果说是极恶与极善的组合,算是很成功的塑造了整个故事,但就人性的复杂层面上来说我觉得其实极端的反而就挺失败的。不过多说一句,好像电视剧中有结尾女主良知发现去自首的情节安排,更是毁了。

伊坂幸太郎不同于东野圭吾的特点大概就是,对人性和人生怀有希望吧,只看了金色梦乡和死神,就是会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要么就是故事之前的故事总让人浮想联翩,要么就是后面应该还有所交代。

横山秀夫的书,你看着看着就会意识到他应该是记者出身,半落和临场,虽然比较平铺直叙,但是偶尔会有特别意外的惊喜,怎么说呢,像是的确是在给你出题,而提升了阅读的参与度。


治愈系的大概就看了是枝裕和的奇迹,步履不停,淡淡的温情,不过总觉得隔了层纱,像是感动又觉得没那么感动。

现实题材的看了下第八日的蝉和无理时代,觉得日本的多元化信仰是不是已经成了很严重的社会问题。而无理时代里的落败城镇是否也预示着我们也会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所谓的现实是有多接近现实,无法判断。

不过总的来说,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有吉佐和子写的恍惚的人,看完会很想看她其他的作品,可惜没有译本。

想说的话没有说

时间已走过

没有问为什么

你像路过

也许我已经掌握

等待的快乐 

我不怕风雨折磨

只害怕海的沉默

想你 渐渐忘记呼吸

夜里 多了点回忆

我 是否 已失去 自己

没如果 没结果 

在最孤单的角落

我像一首你没有听过的歌 

没如果 没线索

有一种难过

只要关于你 眼泪会掉落 

这是什么

想你 渐渐忘记呼吸

夜里 多了点回忆

我 是否 已失去 自己

没如果 没结果 

在最孤单的角落 

我像一首你没有听过的歌

没如果 没线索 

有一种难过

只要关于你 眼泪会掉落 

这是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越来越觉得,影画没有文字动人,文字没有音乐震撼。

没如果,没结果

一切源自偶然,缘起缘灭都是偶然

我从不说出口的,在我每一次失眠的夜里,在我每一次笑容里,在我每一次落泪里

以前总希望爱一定要甜,后来才惊觉,爱的深了总会带一点点伤








呃......刚写完就应验了的我,


╮( ̄▽ ̄"")╭


开始有点担心我的智齿了

雁过长空,影沉寒水。

雁无遗踪之意,水无留影之心。

挂梗

(我也挺喜欢抑郁症这个梗的)

有一天孟鹤堂忽然发现自己开心不起来了,其实也不仅仅是开心不起来,而是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感情波动,遇到好的事情笑不出来,遇到不好的事情也不会觉得难过,就好像自己的心被冰冻住了,没有丝毫知觉。

周围的人都没有发现孟鹤堂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有九良发现了,但是什么都没说,就是想着五花八门的理由拉着孟鹤堂和他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时不时的找茬逗他生气。孟鹤堂一开始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就跟着九良走。后来发现虽然对其他人和事还是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渐渐对九良产生了各种情绪上的波动,终于发现九良是因为爱自己才一直陪伴在身边。

于是孟鹤堂对九良说:“爱我是会受伤的。”

九良说:“我敢爱为何不敢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