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Cappuccino(上)【孟鹤堂/周九良】

(BGM:  Cappuccino 萧亚轩)

孟鹤堂本意是不打算哭的,在相恋多年的女友跟自己提出分手之后。

只是低头看着桌子上两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女友潇洒的走出门去,留给自己的背影。双眼不由自主的渐渐模糊了起来。

用手胡乱的擦着眼泪,没想到自己却越来越刹不住闸的泣涕横流,孟鹤堂慌乱之间把戴着的眼镜给碰掉了。急着向后退离桌子,弯腰蹲在地上摸找,不曾想没留神一脚把眼镜给踩了。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孟鹤堂被这最后一根稻草给压垮了,自暴自弃的瘫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孟鹤堂听到有人在自己背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感受到那人伸手拽住了自己的胳膊,便倚靠着那个人顺势站了起来。失了心神的孟鹤堂恍惚觉得那人先是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然后扶着自己坐好,接着自己手上多了条温热的湿毛巾。拿着毛巾擦了擦脸的孟鹤堂渐渐回过神来,看着那人帮自己捡起来放在桌边的已经变了形的镜框,忽然不好意思的想向他道谢时,听到了那人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一大老爷们哭什么啊?丢不丢人!”

嘎——啊啊啊啊——

“周九良!你又整什么幺蛾子了!!!”从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孟鹤堂一边哭一边听到跟前的人冲着后边指责他的人辩解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少来!”秦霄贤从柜台后面蹿了出来,看着周九良貌似无辜的站着,可是坐在椅子上的人哭的越发凄惨可怜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被周九良欺负了,内心正义的小火苗腾的就点着了,指着周九良喊道:“我不管!你不把他给哄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关我什么事啊?!”嘴上嘟囔着的周九良认栽的拉住孟鹤堂不停揉着眼睛的双手说,“别揉,一会儿该肿了,我带你去洗洗脸吧。”看对方没停下来的意思,周九良接着又说,“要不我陪你去配眼镜。别哭了。”

孟鹤堂这才顺从的被周九良牵着去了洗手池,捧着水洗脸的时候已然冷静了下来,心里想着自己多大的人了,在人店里哭得这么不成样子,真该谢谢人家。在洗完脸转身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巾擦干了脸之后,孟鹤堂才第一次看清楚周九良的长相,看着对方眼睛眉毛皱成一团,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样子。孟鹤堂忽然觉得有点怕,怕对方在这时说些安慰同情自己的话,有时候多余的关心总会让人觉得更受伤。

犹豫了一下的周九良还是把话说出了口:“走之前,先把账结了呗?”

-------------------------------------------------------------

翻着彩塑的价目表,孟鹤堂看了看站在一旁等着点单的服务员笑得又贱又萌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小哥你是在哪个煤矿刚挖完煤啊?”

“我就不能是驾校教练出来兼职的吗?”

“不能,跟驾校教练比,你白着哪!”

“我谢谢您啊,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我需要你把周九良叫过来。”

“行,您等会儿啊。”

刘筱亭转身去了柜台后面捅了捅正躲着的周九良:“就说那人是来找你的!快点去吧。”

“你就不会说我不在?”看着对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周九良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无奈的走到孟鹤堂面前,“您找我?”

“嗯,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咖啡吧?”

“都挺好喝的。”

两人对着看了一会儿,孟鹤堂忍不住开口说:“完啦?”

“啊!”点着头的九良。

“你们这儿的员工都不用培训的吗?”

“培训了啊。”

“那你连个咖啡都不会介绍。”

“我没记住。”


上班摸鱼玩手机的周九良不用抬头就知道孟鹤堂又来了,因为打从挂在门上的铃铛一响,一起工作的同事就开始窃笑低语着说又来了。认命的把手机锁屏放进口袋。来到桌子前面。

“你们这儿的咖啡有什么好介绍吗?”

“都挺好喝的。”

“我不喜欢太苦的,有什么推荐吗?”

“你多放点糖呗。”


眼前的“熟客”拿着价目表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似的开了口:“介绍下你们这儿的咖啡我听听啊?”

“大哥,今天周五,”周九良放弃治疗般的接着说,“你这周是第五次问我同一个问题,答案是一样的,都挺好喝的!你是老年痴呆啊还是老年痴呆?”

听到这话的孟鹤堂并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看着对方说:“你们店长就是让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觉得自己刚刚的话也的确过分了的周九良当即没了脾气:“对不起。”接着展露出自己专长的假笑,缓缓的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

“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咖啡吧。”

“都!挺!好!喝!的!”

--------------------------------------------------------------

作为店长的秦霄贤最近觉得头有点大,原本一直只是个摆设的意见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某人硬生生的写成了《店员周九良的观察日记》


“周九良上班时间玩手机游戏,眼睛离手机越来越近,看着好像视力下降的厉害,作为店长应该教导店员注意用眼卫生,保护好自己心灵的窗户。”

“周九良今天总咳嗽,天气转凉,空气干燥,换季容易感冒,你们店员制服不及时更换秋装吗?”

“又看到周九良点了外卖麻辣烫当午餐,总吃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作为店长应该给店员提供健康卫生的伙食。”

“最近看着九良胖了点儿,可是脸色苍白,是不是总宅在家里不活动,作为店长应该多组织些户外活动,督促店员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确保员工身心健康发展。”


秦霄贤越看越觉得自己要瞎,很想抓着某人的领子喊:“我是店长,不是周九良他妈!”

--------------------------------------------------------------

这天,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坐好的孟鹤堂,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

按下接听键等着对方说了两句,孟鹤堂回说:“我昨晚可是熬了整整一夜,到现在都没合眼。这才给你把策划做好了,马上发给你。”

挂了电话的孟鹤堂对等在一边的周九良直接说:“拿铁。”

没一会儿,周九良把杯子放在了孟鹤堂面前。

“嗯?”看着眼前明明不是装了咖啡的杯子,孟鹤堂疑惑的问,“这不是我点的啊?”

“这是茶,我请你的。”

“为什么?”

“感谢你啊,给我们店长打了我不少小报告吧?”

“你下毒了?”孟鹤堂警惕的看着周九良。

翻了个白眼的周九良自顾自的说:“咖啡喝多了对心脏不好,尤其是熬夜更伤心脏,喝茶好一些。”

“你是关心我吗?”

“嗯。”看着孟鹤堂开心的样子,周九良接着补了一句,“更关心我这个月的奖金。”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