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Cappuccino(下)【孟鹤堂/周九良】

咖啡店上午刚开门营业,刘筱亭照例开始拖地板,秦霄贤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于是提醒他说:“拖地板的时候要把‘拖地板中,小心地滑’的警示牌立在旁边,这样可以提醒大家,我滑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顾客要是不小心摔倒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刘筱亭点了点头,听话的从工具间拿了警示牌立好,看到秦霄贤还站在原地,忍不住说,“可咱这儿哪有什么顾客啊,基本上都冷冷清清的,”冲着某个方向努努嘴,继续说,“除了那位不知道有什么企图,见天儿跑来一坐一天的主。”

被戳中痛处的店长心里也不好受:“那咱们不是刚开张不久嘛,还没什么人知道不是?过一阵子就好了。”至于你说的那个人,秦霄贤还没把话说出口,不经意的转头望向刘筱亭指的方向,没想到正好对上了孟鹤堂视线。看着对方冲自己挥着手,秦霄贤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心想着对方应该听不到他俩刚才的对话吧。

“你们这儿生意怎么冷冷清清的?”孟鹤堂直接开口问到。

“你听到了?”

心想着我还打算装作听不到你俩说我的话呢,谁知道你这二货自己招了。孟鹤堂好气又好笑的没理这茬,接着说:“我看你们这儿的咖啡挺好喝的,服务也很周到,怎么好像没什么人来呢?”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刚开业,没什么人知道吧。”

“那就需要宣传了。”孟鹤堂说着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秦霄贤,“我叫孟鹤堂,是给各种商家做宣传活动策划的,怎么样?哥帮你策划个宣传活动,指定能让你这儿火起来。”

看着手中的名片,秦霄贤有些怀疑又有些犹豫,半天没开口。

“免费的!”孟鹤堂像是怕对方不答应一样接着说,“不收你钱,而且,你看我都已经帮你设计好宣传海报和传单了。”

看着孟鹤堂把桌子上的手提电脑屏幕转向自己,秦霄贤反而更加的怀疑了,在心里喊着那你是图什么啊?!就看到电脑显示屏上设计好的海报上写着显眼的宣传口号:这里有“三宝”,不解的问:“三宝?”

“咖啡,蛋糕,周宝宝。”孟鹤堂答的倒是快。

“啥?”

“咳,音乐!”孟鹤堂心虚的再次强调说,“咖啡,蛋糕,音乐。到时候活动表演节目时,我会自弹自唱的。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说完冲着秦霄贤伸出手。

仿佛知道了什么的秦霄贤没说话,故作深沉的看了一会儿孟鹤堂,心里想着你刚才是把自己天天往这儿跑的目的说出来了吧。不过呢,反正我也不吃亏不是,还赚了,于是握住了孟鹤堂的手说:“合作愉快!”

没想到孟鹤堂真是专业的活动策划人。当天的活动现场异常火爆。几乎整个小区都轰动了。看着营业额不断的上涨,让秦霄贤觉得今天可能做梦都会是在数钱。

而活动的高潮是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孟鹤堂背着吉他走上门口现搭的台子中央,开始自弹自唱。

“滴答滴答滴答玲答,时针它不停在转动,滴答滴答玲答铃答,小雨它拍打着水花,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是不是还在牵挂他,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秦霄贤带着所有店员站在孟鹤堂身后打着拍子,听着孟鹤堂唱歌,看着台下有些观众明显就是孟鹤堂的粉丝近乎疯狂的样子,几个人各有所思。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有没有爱上我们啊?”“有!”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想不想带着我回家?”“想!”

“滴答滴答玲答铃答,那就常来坐坐吧?”“好!”

秦霄贤想着这下生意必然是会火了,止不住笑容满面。

周九良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咱这是咖啡店,可不是全聚德。

--------------------------------------------------------------

站在小区门口的孟鹤堂,又一次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回想着前两天和周九良约好了的事。


自从帮着他们店把名声打响了之后,自己都得提早去才能占到个好位置,看着周九良忙活的脚不沾地,孟鹤堂想邀功求表扬的故意对他说:“生意不错啊!”

“还不是你造的孽。”

“那是!”嗯?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不是好话,孟鹤堂不满的说,“什么啊?生意好还不乐意?”

“又没给我涨工资。”看着对方被噎的说不出话,九良倒是笑了说,“但是奖金肯定是少不了我的了。”

“就是嘛!”孟鹤堂这才放心的接着说,“我还是帮了你的忙吧,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帮我养几天宠物狗,我后天临时出差,找不到人帮我看着,能不能托你给照顾一下?”

本以为不会太为难对方的孟鹤堂看着周九良听到自己的话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唐突了,就这么让非亲非故的他帮自己忙,多少还是冒失了吧,正想着怎么把话收回来,就听到九良好像暗自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了句“好。”


脚下的狗忽然叫了一下,回过神来的孟鹤堂立刻发现了自家宝贝叫唤的原因,一个穿着长裤长袖,戴着墨镜口罩和手套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凑近到自己面前,孟鹤堂差点喊出来,就看到对方抬了下眼镜看着自己,原来是周九良。

“你这身打扮是干嘛啊?”

“嗯。”闷声的点了下头也没回答,周九良指着地上的小狗说,“就是它吗?”

“对!按时喂它,每天带出去溜一圈就行。”

“好。”

正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预约好的出租车到了。孟鹤堂只好把狗绳往周九良手里一塞,坐上车直奔机场。

出差回来的孟鹤堂把自家小狗接回家,发现了托管宠物的后遗症。在小狗面前的碗里倒好了狗粮,却发现小狗半天没有动静,不死心的把盆往小狗近前推了推,结果小狗扭过了头,看都不想看。

孟鹤堂不甘心的把小狗抱起来,顺着它的毛,感叹道:“你这几天伙食不错吧,都学会挑食了。”又掂了掂,接着说,“带你出去溜溜就饿了。”

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熟人,看着秦霄贤也牵着狗在楼下小区的院子里转,孟鹤堂热情的打了个招呼:“你出来遛狗啊?”

“哥,你也是啊。”

“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我一般不在这边遛狗,今天是带它来这附近的医院打针才带过来的。”

“哦,店里一般禁止带宠物进吧?”

“那倒也不是,只是九良对狗毛过敏,所以我们都不会带宠物去店里。”

又聊了几句两人就道了别,孟鹤堂看着秦霄贤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又喊住了他,“明天你把你店里的人都叫出来咱们去唱K宵夜吧?我请客。”

“好。”

--------------------------------------------------------------

周九良是最后一个到唱K的包厢的,一进门,就看到秦霄贤和刘筱亭坐在屏幕对面的大沙发上,孟鹤堂坐在屏幕旁边点歌台的位置,不由自主的就朝着那个方向走。

“周九良?一进门理都不理我们,就直奔着孟哥去,是不是喜欢人家啊?”秦霄贤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周九良听到这话忽然愣住了,定定的站在了包厢中央不知所措。孟鹤堂瞪了秦霄贤一眼,急忙打圆场,“什么啊?九良是想唱歌了!”不理会自己说完这句话引发了后面一阵爆笑,孟鹤堂急忙站起身拉着九良过去,“来点吧!你先唱!”

没一会儿,孟鹤堂明白了后面这帮人刚才为什么会爆笑的原因。

“他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


--------------------------------------------------------------

不知道从哪天起,孟鹤堂忽然就没再来店里了,起初几天大家还提起,闲聊几句,日子长了就没再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星期。

“这是第几天了?”刘筱亭拄着拖把跟秦霄贤聊天。

“不知道,好像是有日子了。”两人一起看着窗边那个固定的位置上没有了之前固定坐着的人。

“你说,这常来的人吧,要是有日子没见,还真挺想的。”刘筱亭忍不住感慨道。

“你不怕九良揍你?”

“哎?对了,”刘筱亭反应过来,“你说要不要问问九良怎么回事?”

“要问你问,我可不敢。”秦霄贤摇着头直摆手。

其他人可能没发现,但是作为店长的秦霄贤知道,这阵子周九良也有点儿不对劲,大概是从孟鹤堂没来店里之后的第三四天。午休的时候,秦霄贤意外看到周九良窝在沙发里看着一本书。当时就吓了一跳,这人平时不是窝在沙发里打瞌睡就是手机不离手的看着,哪见过他看书啊。又仔细瞧了瞧,隐约记得好像是那天孟哥最后一次来店里,走的时候落在了座位上的书。

--------------------------------------------------------------

不过半个多月没来,再次坐在窗前的位置上,孟鹤堂自己竟然觉得有点儿陌生,有点儿尴尬的点了单,没过一会儿,周九良端着咖啡放在自己面前什么也没说就走回去了。一切正常的很不正常。

就在孟鹤堂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发现周九良又走了过来,在自己面前放下了一本书。“我喜欢听相声,也喜欢二人转,虽然是在咖啡店打工,其实我更喜欢喝茶,我想找人倾诉的时候,想到的是你。而如果你想找人聊聊的时候,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听着九良说出这番话,又看了看桌面上的书——《心是孤独的猎手》,孟鹤堂一头雾水的想了半天,才猛然想起什么的说:“其实,我有阅读障碍,大半年的也看不了两本书,这本书是那天我刚好帮书店做个活动,店主非要送我的,然后我落在这儿了吧?你看了?好看吗?”

周九良张了张口,把话咽了下去,自觉没趣的转身要走。却被孟鹤堂拉住了。

“不过你既然说了。我的确有话对你说。”硬是拽着周九良坐在了自己对面。孟鹤堂喝了口咖啡,定了定神看着窗外开口说,“在这间咖啡馆,我这辈子最伤心的那一天,遇到了一个人,他看着我哭的很惨的时候,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我当时就想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可是后来我发现,那个人会请我喝对身体更好的茶,会默默的帮我挡开过于激动的粉丝,哪怕自己会过敏也不忍心拒绝我的请求。我就想,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心底的温柔,但是看到的人会知道,作为他的朋友有多幸运。我以为我会站在朋友的位置和他一直相处下去,可是我发现,在陌生的地方,他会不经意的走向我,那种对我的信任和依赖,忽然让我没办法再平静的和他保持朋友该有的距离。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往前还是逃走。我怕有些话一说出口就会覆水难收,所以我选择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见不到他的日子里,看到美丽的风景我会希望他能在我身边,吃到美味的食物没有他的分享也只剩下遗憾。所以我决定,我应该试一试,就算会失败,至少不会后悔。”孟鹤堂说着转过头看着周九良,握住了他的手,郑重其事的说,“九良,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明明是我先告白了的,不过是你没听懂罢了。”

--------------------------------------------------------------

深夜还在工作的孟鹤堂,对着电脑一边放着歌一边写着策划案。困意袭来,冲着周九良喊着说:“九良,帮我冲杯咖啡呗!”

“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

觉得委屈的孟鹤堂跟着电脑里的音乐开口唱了起来:“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走过来把歌切了的周九良,放了杯热牛奶在孟鹤堂面前说:“不是!”

“能不能不要切歌?”说着要继续打开播放器的孟鹤堂又开口唱着。

“不能。”

哼!“给我一个吻,可......”

后半句没唱完就被不可抗力打断了,至于是什么,嘻嘻


END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