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美好时光(上)【孟鹤堂/周九良】

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孟鹤堂对周九良是一见钟情的。

虽然八八年的金牛座从二十几岁记忆力就成为了众人吐槽的哏。但是孟鹤堂一点儿也没忘初次见到搭档的样子。

那是个考试的场子,作为徒弟过来帮忙的孟鹤堂,穿过挤满了小孩子的走廊,心里想着现在学相声的孩子真多啊,看着都好小。路过一个小单间的时候,听到里面唱着什么,好奇的趴在窗口看到里面有人边打这板子边唱着太平歌词,心里暗暗的赞道,真不错,声音好,板子也好,这是来应聘的?不对啊。没来得及细琢摩,孟鹤堂继续往前走一拐弯到了师傅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小孟啊,来来,给你介绍个搭档。”师傅把孟鹤堂叫到跟前。

“哎?刚才还在这儿呢,”你等会儿啊,说着师傅冲着门外喊了声,“周航!”

过了一会儿,孟鹤堂就看着刚才的那个人应声进了门,不由得在心里喊了一句,这就是缘分呐!接着上下打量了一下,越看越觉得踏实,心里想着师傅果然是疼我,给我找这么个能镇得住场子的稳重的捧哏。正要上前打个招呼。

就听师傅接着说:“孩子小,才刚十七,小孟你平时多照应照应人家。”

就这么一句,孟鹤堂脚下一滑,差点没被自己呛到,万幸啊!师傅说的早,自己差点上去就要给人鞠躬喊一声大爷。

“先生!”周九良倒是规规矩矩的鞠躬抬头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孟鹤堂只觉得眼睛被那一嘴的大白牙晃的有点晕,也没多想,就开始了带孩子的多年抗战。

 

原本以为周九良只是穿的老气,没想到行住坐卧都像是个老大爷,候场的时候在后台拿着个茶缸沏上高碎,跑大院子里一堆老头下象棋的地方围观,混在其中毫无违和感。拿着新印好的节目单递给搭档,看着对方眯着眼睛拿到近前观看的样子,孟鹤堂只觉得自己可能是穿越了,或者他这搭档是穿越了才来的。因此私底下孟鹤堂也不知道能和他的搭档说点什么,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一搭没一搭的总觉得有些尴尬。台下如此,台上就更别提了,没有默契,没有交流,像是各自念着自己的稿子,着实不行。

转机却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了。两人一般台下对活儿的时候是不加动作的,只是有次到了台上,孟鹤堂心血来潮的凑近上前拍了拍搭档的胸口,看着搭档颇为意外的忘了搭茬,台下观众都笑疯了,孟鹤堂顺势继续拍拍摸摸,看着搭档脸微微红了却不知道反抗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面对越发肆无忌惮起来的孟鹤堂,九良也不再逆来顺受,就这样两人渐渐的多了些互动,越来越多的交流也越来越默契,磨合的越来越好。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九良的日常风格,甚至打趣的称呼他老周头。他也不在意,依然的我行我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从原来的老五队分出来,成了七队队长的孟鹤堂本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周老师还是安定的站在自己身边,挺好。

这天,孟鹤堂悠闲的翻看着微博。七队的小伙伴们其乐融融的打成了一片,挺不错的。只是,翻着翻着,心情渐渐起了变化。一开始只是看到秦霄贤微博里新发了张和九良的合影,便点进去看了看主页,结果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儿。放下手机,孟鹤堂也不明白自己这股子没来由的烦躁情绪是怎么回事,想来想去得到个结论,好你个周九良,和我照相的时候咋没见你这么乖巧可爱粘粘乎乎的?

演出多了,后台大家相处的时间就长了, 看着周九良和秦霄贤变本加厉玩的飞起,孟鹤堂越发的觉得烦躁,想着自己作为七队队长还是有那么点儿小权利,于是趁着秦霄贤不经意咳了两声,立刻上前以此为借口说着感冒生病咳嗽就回家休息好了再说。放了秦霄贤几天假,不容商量。留下一脸懵逼拿着水杯的秦霄贤,喝水呛着了也能请病假?

 

莫名其妙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的秦霄贤在第二天凌晨,猛然从梦中惊醒,急匆匆摸索到放在枕边的手机,火急火燎的拨打了九芳的电话。

“老秦?这么早,什么事啊?”

“九芳,你听我说啊,”秦霄贤稳了下情绪说,“你是咱队最聪明的吧?”

“一大早不好好睡觉,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夸我?”

“不不,我是想说一个事儿。”

“说。”

“你说,”秦霄贤刚要说又犹豫了起来,“我也就是猜啊,”

“要说快说。”

“咱队长,是不是喜欢九良啊?”

那头拿着手机的孙九芳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要不说老秦是个傻子呢,他能活到现在真是堪称奇迹。叹了口气正要回答的九芳忽然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太平淡了,很无趣啊。嘻嘻,老秦你这也是赶在点儿上了,别怪我,于是装着犹豫的样子说:“呃,本来吧,我也是不想说的。”

“啥?你快说啊!”

“不过你既然问了,我只好说了,但是你别跟别人说啊!咱队长喜欢的人不是九良,是你。”

“哈?!”听到这个的老秦吓得一抖,手机都快掉了,好不容易抓稳了大声说,“你开玩笑呢吧!”

“我也就是这么猜的,也不是很确定,你看,最近演出那么忙,可是队长其他人的假都不放,就单给你放了几天,你说他不是因为喜欢你是因为啥啊?”

“......”对这个消息有些消化不良的老秦自言自语的说,“可是,硬要说的话,相比队长,我更喜欢九良啊。”

听到这个几乎憋不住笑的九芳自己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好骗,接着解释道,“我就那么一说,也不一定是真的,不过你要是真的更喜欢九良的话,就多跟九良亲近亲近,队长看到了不就自然知难而退了嘛。”

 “哦。”

-------------------------------------------------------------

九良已经娶我了,你别想了。     —— 秦霄贤

被病假的秦霄贤恢复上班第一天,作死而不自知的继续游走在封箱边缘。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