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他是一场瘟疫【错配搭档(Milt/Russ)】完

可以听听看Carrie Underwood的歌《Cowboy Casanova》

1、不要小看片警的执着啊,混蛋!

“嘭!”在听到搭档第三次把盘问对象撞到墙上发出的声音时,站在巷子口的Milt刚好喝完了手中的咖啡,把空杯子扔进垃圾桶之后认命的走到了搭档身边,拦住了正要挥向那个倒霉蛋的拳头。
“昨晚没睡好吗?”尽量让自己语气充满善意的Milt边问边向Russ递去刚才买的另一杯咖啡。
“你又知道?FBI开发出了测量睡眠质量的仪器了?”
开了开口正想顺着说“还真有”来调侃搭档的Milt在看到对方一脸的不爽外加感受到Russ格外暴躁的情绪,瞬间衡量了一下,立马换上了无奈又诚恳的语气:“为什么你就不能试着坦率的接受来自同事善意的关心?”
“嘁,”不为所动的Russ讽刺道,“那得取决于问这话的人是真的出于关心,还是别有用心。”
“啊,”丝毫不示弱的Milt回复道,“简而言之,是因为问这话的是我而不是Holly吧?”说完这话的FBI探员出乎意料的没有得到Russ更加激烈的反驳,取而代之的是看到对方满脸的纠结,时间长到Milt也陷入了反思,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导致搭档不知道神游去了哪里。

其实Russ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听到Milt提起的人让他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下班后的Russ打算去酒馆喝上一杯再回家,意外的看到了独自坐在吧台前的Holly,凑上前去打了招呼之后,两人像各有心事般沉默了一会儿。心里想着难得有机会和Holly相处的Russ绞尽了脑汁开口道:“嘿,你说Milt那家伙到底是因为做了什么才被赶到这儿来的呢?”
听到这个问题,Holly神情复杂的盯着Russ看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似的终于开口说:“你知道么,虽然我们大家都很好奇这件事,平时也会八卦一下,可是,你对这件事的态度总是让我想起以前我老爸不停追问化了妆出门的老妈到底要跟谁见面的样子。”
之后两人聊了什么,Russ自己也不记得了,但是散场回家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停在脑海中想到这句话但是又想不明白为什么的片警就这么的度过了一晚上,直到接到了出勤电话。

趁着Russ去拿法医鉴定的空档,Milt走进了地方警局的办公室,“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目前没有,不过你来了就坐下来喝杯茶吧。”明显除了Russ以外的警局成员们都非常欢迎FBI探员。
因为刚好是午休时间,大家都比较随意的聊着天,
“Holly,你一定对这次海上游很期待吧?”Erin对着Holly问道。
“哦,是的,”Holly接着说,“说起来,真的谢谢你帮我调查了一下呢,感觉安心多了。”
“举手之劳而已,”Erin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问,“对了,昨晚我看到你和Russ在酒吧里喝酒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哎?”觉得有些惊讶的Holly马上恢复了镇定,“没什么,就是刚好遇到一起喝了两杯而已。”
“真的没什么事情吗?”Erin担心的又问了一次,“总觉得最近Russ有点奇怪,倒不是说他以前脾气有多好,但是总觉得他最近有点不同以往的,唔,焦躁?”
“没有的事,你想太多了,”Holly再次肯定的说,“还是抓紧工作吧,午休时间过了,被局长抓到我们摸鱼就不好了。”说完Holly站起身走向茶水间结束了和同事的对话。

“也许你觉得我们还没熟到可以交心,不过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可以放心叫我帮忙的。”
正在泡茶的Holly听到了跟来的Milt充满诚意的话,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或许能告诉我你和Russ聊了什么吗?”
“为什么你这么关心这个?”突然有些警惕的Holly抬起头问向Milt。
“Well,Russ是我的搭档,可能你没意识到,不过我是觉得,他可能有点儿,”顿了一下的Milt继续说,“讨厌我。”
噗!忍不住笑出声的Holly急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接着正色道,“如果你是担心Russ的个人情感会影响工作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绝不会......”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出对方误会了自己要说的话,Milt解释道,“我是想说,就算他真的‘讨厌’我,我也觉得他其实是个好人,唔,虽然偶尔,也许不是偶尔,脾气暴躁,办事冲动,但是都有他的道理,而且,你知道的,每个人的处事方法和表达温柔的方式都不一样,也许Russ的确是在这一点上更是与众不同的特别,所以......”
“哇哦,”惊讶的Holly瞪大了眼睛望着Milt,不经意打断了对方的话,在看到探员疑惑的眼神的时候开口解释说,“听起来像是你已经认识了他一辈子。”
“什么?”有点儿着急的Milt接着说,“不,我是想说,也许你是不是该仔细想想周围还有其他的更关心你,更适合你的人?”
一脸了然的Holly忍不住笑意的边走出茶水间边对Milt说:“你真该把刚才的话告诉Russ。”
WHAT?WHY?看着Holly离去的背影,Milt满脑子的问号。

“心情好点了吗?”从一上车就相对无言的过了十几分钟,坐在副驾驶位置的Milt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长叹口气翻了个白眼的Russ回复道:“你知道么,就算是搭档也不用非得在车上聊天的。”
“可是我有问题要问啊。”
“那你就直说!”没什么耐心的Russ差点喊出来。
“你到底和Holly聊了什么?”避开来自Russ警惕又愤怒的眼神,Milt赶紧解释道,“是Erin说昨晚看到你和Holly在酒吧喝酒来着。”
“好吧,”放松下来的Russ接着说,“我和Holly说了什么关你什么事?”
“是你说搭档之间要坦诚相处,直言不讳的。”
“那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会被派遣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小镇好了。”
听到这句话,Milt自暴自弃的说:“算了,我不想知道了好吧,你才不会接受我的好意,枉费我对着Holly说了一堆好话,好心遭雷劈。”
“你什么?”急起来的Russ忍不住加大了油门,“你这家伙在Holly面前说了什么?”
“喔喔,冷静,冷静。”Milt急忙安抚搭档的情绪,解释道,“我不过是说了也许她身边还有其他更关心她的人。”
“那她怎么回答的?”
“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到底要不要去跟她表白好吗?”
听到这个问题的Russ顿了一下,冷静了下来说道:“那在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被打发来了这里之后我再告诉你好了。”
......看到两个人的对话又绕回了原点的Milt决定还是不要再跟这个小学生讲话的好,不过最终还是忍不住抱怨:“你要是对Holly像对这个问题一样执着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就在想着该怎么帮你筹备婚礼了。”

案子进行的很顺利,不过在最后追捕犯人的时候出现了个小插曲,拘捕的嫌疑人趁着大家不备,开枪射向了毫无防备的Milt,Russ及时发现扑了过去,一同摔倒在地的搭档两人发生了以下对话。
“Russ!你没事吧?”没事的Milt着急的检查着搭档的伤势。
“嘿!”Russ虚弱的说,“看在我帮你挡枪的份上,”捂着胸口一字一顿的接着说道,“难道你想让我到死都得不到答案吗?”
呃,Milt一脸无语的看着搭档回答道:“我十分确定你穿了防弹衣,就算被打中也死不了,而且,实际上你没中枪,看到没?”探员扯着搭档的衣摆晃了晃,把很显眼的被子弹射穿的圆孔指给Russ看,“不过”,Milt良心有点不安的接着说,“谢谢你,兄弟,谢谢!”说完就转身去处理后续事务了。
“嘁!”眼看又失败了的片警瞪着Milt恨恨的说,“总有一天我会查出来!”

2、不要再说只有我上报纸了!
    一大早就接到报警电话对于大家来说并不少见,只不过到了案发现场,发现报警的是个两年级的小学生,而且并不认识死在自己家里的受害人是谁这样的情况却让警局的成员们颇感意外。
Erin很快查到了点情况:“你们肯定想不到,这家的户主咱们居然认识,Lisa Cuddy。”
“哇哦,想不到她居然有个儿子,”Aaron对着有点迷惑的Milt解释道,“她是个职业诈骗犯,之前我们和她打过很多次交道。”
“查清楚死者是谁了吗?”Russ问向Erin。
“死者身上没有钱包,也没找到什么能确定身份的物品。看来得花点时间了。”
“那Lisa去了哪里?”
“邻居们说从昨天就没看到她出现了。”
“那她儿子怎么说?”
“唔,”Erin有些为难的说,“我试过了,他什么都不愿意说,看起来吓坏了。”

“Come on,”Russ走到孩子面前弯下腰,“我知道一回家就看到死尸不是一般孩子能接受的事情,不过我们只是需要知道你妈妈的情况,至少确定她是否安全,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孩子依然一言不发,甚至还往后退了退。
“那总可以告诉我们她的联系方式吧?”Russ凑近了去,“嘿!我是想帮你,你明白吗?”边说边抓住了孩子的肩膀。
没想到换来了反效果,那孩子明显更害怕的颤抖起来,就在Russ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Milt及时阻止了他的进一步行动。
“嘿,STOP!你吓到他了。”Milt上前搂着孩子,“别害怕,你饿不饿?”孩子摇了摇头,Milt接着说,“那你来点刨冰吗?我知道这附近有家特别好吃的甜品店。”在看到那孩子顿了一会儿默默的点了点头,Milt抱起孩子,对着Russ,“你别跟过来。”说完就离开了现场。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Milt带着孩子回来了,将孩子交给赶来的社工之后,向站在车前的Russ挥了挥手中的纸条说:“Lisa最近工作的地方。”


“你又在生什么气?”一坐进车里就感受到搭档明显的低气压,Milt尽量柔和的问道。
“我不想说,况且就算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Russ气鼓鼓的接着说,“像你这种无论走到哪里都受欢迎的家伙才不可能体会到我这种小人物的遭遇。”
“哈?”Milt心里想着又来了,但还是放缓语气继续问道,“姑且不说你讲的是不是事实,那你总得讲清楚我才可能明白吧。”
“我能理解女人们一见到你就走不动的心情,但是,孩子?连孩子都更亲近你?!”越说越觉得忿忿不平的Russ接着说,“我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哇哦!”再次体会到对方的强盗逻辑,Milt也有些火,“我更不能接受的是你居然把这个也归罪到我身上。”
“难道不是吗?”
“哈!”Milt无语的接着说,“如果你是说刚才那个孩子的话,难道不是因为你一上来就逼着他说自己亲妈的情况,丝毫不管他刚经历了多恐怖的事情?我可想不出什么人会和这样的人亲近。”
“你当然想不出,你更想不出有那种亲妈的孩子必须要面对什么。”
听到这句话的Milt猛然意识到什么,一下子觉得内疚起来,“唔,对不起,我没意识到这案子会让你联想到自己,原谅我。”
“不必道歉,我只是觉得,就算没法像你那么受欢迎,至少让我想亲近的人喜欢我就好。”Russ有些落寞的转头望向窗外。
联想到最近Russ和Holly的关系,Milt看着难得在自己面前示弱的搭档,内心五味陈杂,低声说:“我也希望我能帮助你,真的。”

到达纸条上写的一家家庭餐厅之后,Milt对着正要下车的Russ说:“嘿!也许你不介意,但是至少让我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去问清楚什么情况就好。”
Russ这次没怎么反抗同意了搭档的建议,不过没过一会儿就看到搭档从家庭餐厅里走了出来,“这么快就问清楚了?”
“呃,没有,”Milt有点欲言又止,“遇到点状况,倒不是店主不肯说,只是,他现在好像没什么心情讲。”
“什么?”Russ更不懂了。
“是这样的,店主他刚好在举办一场孩子的生日会,一堆孩子就等着看邦尼兔的表演,不过那个演员恰好生病了没法来,所以,店主说如果我们能帮忙的话......”

“为什么不是你来装这个?”穿好布偶装的Russ拿着兔子头生气的问向Milt。
“我是很想自己来的,”Milt尽力让自己说的诚恳,“可是我太高了,穿不下这个,你倒是正好。”
“少给我找借口!”
“嘿,想一想这可不是为了我,是为了那个孩子。”

结束了表演来到后台的Russ一摘下头套,就看到有人冲过来握住他的手,“太感谢你了!本来我是想说自己去表演,让你们等我一会儿的,没想到你的同事说,你要主动帮忙,真是太好人了。我一定把我知道的情况全告诉你们。”
“......”愤怒的转向在一边喝茶的Milt,“你怎么解释?”
“Well,”Milt出乎意料的淡定,“是你说想要受孩子欢迎的。”
“根本就没有!”
“不不,”Milt把放在一边装满了糖的碗

塞进Russ怀中,接着把兔子头套在了搭档头上,“这才刚开始。”边说边把Russ推到了台上,冲着台下大喊:“邦尼兔派糖时间到啦!”

调查出死者是Lisa曾经的“客户”,被骗了大笔钱之后妻离子散,最近才找到Lisa讨说法。
越来越清晰的显示出Lisa应该是携款潜逃了。

坐在车里的两人想到那个孩子,都显得有点心情沉重。
“也许她有自己的苦衷呢。”Milt首先打破了沉默。
“苦衷?什么样的苦衷能心安理得抛弃自己的儿子携款潜逃。”Russ肯定的说,“人都是自私的!”
“人是自私,可是人也是会爱会奉献的,”Milt反驳到,“你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那么阴暗消极。”
“我不是消极,我是看清楚了人的本性而已,倒是你,打算伪善到什么时候?”
“你,”正要继续反驳的Milt电话响了,从Erin那里确定了Lisa藏身的地方。

案子的结局没有出现转折,的确是Lisa失手捅死了追债上门的受害人,突发的决定携款潜逃甚至来不及告诉自己的孩子一声。
虽然最终证明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Russ却沮丧的根本不想再多呆一会儿,早早的开车离开了现场。

第二天,正要出门的Russ却意外的看到了等在门口的Milt。
“昨天Lisa给我的,”Milt拿着个包装好的礼物盒,“是给她儿子的生日礼物,他恰好今天生日。我想和你一起拿去给他。”
在暂时照顾孩子的亲戚家门口停下车,Milt拦住正要下车的Russ,“你会感谢我的,”探员用手指了指后备箱,“我特地跟餐馆老板借来了‘邦尼兔’。”看到Russ正要发怒,Milt赶紧说,“穿不穿你自己决定,还有,”Milt拿出座位下藏好的报纸重重拍在Russ胸前,“不要再说只有我上报纸了!”

【最后一版,大篇幅的照片下面写着:
XX家庭餐厅:诚意举办各类生日会,特惠‘邦尼兔’演出,地址.......电话......】

3、遗憾不遗憾?
“哐!哐!哐哐哐!!”空气中不停的回响着皮鞋撞击铁门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之后,明显减弱了的传来“咚,咚”两声,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还是省省力气的好。”Milt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如常,仿佛他正坐在自己宽敞的办公桌旁悠闲的享受着午后咖啡一样。
只不过事实却是,两人都不确定自己身处何方,只知道他们困在了一个空无一物的集装箱里面,正被行驶着轮船运到海中央,至于到时会发生什么,他俩都很确定自己并不想知道。
Russ气馁的又用手砸了一下铁门,自暴自弃的开口说:“我还没去阻止Holly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呢,我甚至都还没告诉她我的心里话。”
哈~脸上带着“我就知道”的表情,靠着箱子坐着的Milt对着搭档说:“事先申明,我也不想这么说的,但是,”探员看了看周围想着,都这地步了,不说白不说,“我早说什么来着!机会在眼前的时候你不把握住,不!是牛都已经被按到水边了都不喝水!后悔了?我就说......”
“闭嘴!”Russ被Milt的唠叨惹得更加烦躁了,“我现在更后悔提起这茬。”边说边沮丧的在Milt旁边也坐了下来,“MD,本来想着就算不是平安退休,至少也能牺牲在追击犯人的现场当个英雄,现在这算什么?憋在这么个仓鼠笼子里,不能更火大!”说着更加气愤的伸手冲着背后的墙又是一拳。
被打在自己脸旁边的拳头震了一下,Milt也没好气的说:“你现在对我说这些也没有用啊。”
“那我要对谁说!”Russ气愤的摇晃着Milt双肩,“这里除了你和我没有别人啦!”
“话虽如此,”Milt尽力安慰暴躁的同事,“但是你要是能乐观一点就不会晕船了。”
“乐观和晕船有什么关系啊?!”更加猛烈的晃着探员的片警可能是太过激动,的确是开始有点晕眩的松了手转头干呕了下。
“你没事吧?”Milt用手顺着搭档的后背继续说,“所以说你要乐观一点。”
正要反驳的Russ突然感觉到船突然停了下来,“嗯?会不会是毒贩他们良心发现,不打算杀了我们,并且想投案自首了?”
“怎么可能?”Milt肯定的瞬间回复道。
“不是你这混蛋叫我乐观的吗?!”


时间回到两天前

一名毒贩死在了酒吧后巷,随后调查出近期将有一宗大型的毒品交易。调查清楚了时间地点,Milt和Russ来到了码头的一辆货船上,等两人刚要上船调查情况时,就被人从后面打晕了。醒来之后就变成了开头的情景。


突然一阵颠簸,估计是集装箱被吊了起来,接着一声巨响,Russ和Milt体会到失重的坠落感之后,就看到了从缝隙里渐渐漫进来的海水。

“还能死的更惨点儿吗?”Russ绝望的吐槽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没等Milt开口,Russ接着补充道,“少再跟我说些乐观的屁话,说点实在的,死前你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或者想做却没做的事?”

“唔,真要说的话,死前我倒是想给我妈打个电话问问她是否能原谅我,至于遗憾,”Milt看了看身边的Russ,“好像也没什么遗憾了,你呢?是不是很遗憾没跟Holly表白?”

听到这句话的Russ仔细想了想但什么也没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只听到流动的水声,随着箱子的下沉,水位也迅速的上升。
“不想说也没关系,”Russ在恍惚中听到Milt最后说,“重要的是你得记住现在的心情。”

最终,及时赶到的警局成员们解救了Russ和Milt,成功告破这桩案子。

第二天,警局办公室

“没想到这次的活动这么大手笔。”
“不动点真格的怎么可能让Russ上当。”
“那到底成功了没?”
“不确定,不过我想,我们很快会知道结果的。”
就在之前Milt推Russ去告白失败之后,Milt就决定真正实施个策划,代号就叫“强按牛喝水”,去跟警居同事们商量时,没想到大家都积极配合,讨论的结果是,必须得让Russ真的感觉到遗憾了,才有可能挽回。于是有了上述的行动计划。
“不过说真的,虽然知道是假的,看着你们沉下去还是会觉得心惊肉跳。”
“Russ就没怀疑吗?”

大家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没注意到门口早就闪进来个人影。

“你们是耍我的?”熟悉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嗯?”Erin吓得打翻了手里的水杯,“Russ,你,你怎么来了?”本来以为Russ会休息一天的大家吓得都站了起来。
“你!”Russ冲着罪魁祸首的Milt喊道,正要冲过去,就听到门外有人喊着:“Russ!”一转身,就看到Holly扑向了自己,“你没事吧!”
“唔,”Russ惊讶到说不出话。
周围人识相的躲到了对面Milt的办公室,给两人留了空间。

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大家还是一直关注的盯着对面想看看会发生什么,没一会儿,大家就看到Holly笑着对Russ告别离开了。
“这是?”Erin对着Milt问说,“成功了?”
再次回到警局办公室的众人对着Russ观察了半天,既没有喜形于色也没有半点失败沮丧的样子,反而令众人更加疑惑了。不过看Russ平静的样子,大家也没敢问什么就个忙个的去了。
剩下Milt和Russ的时候,Milt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所以,你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看着Milt一定要问个清楚的样子,Russ只好接着说,“和上次一样,祝她玩的开心点。”
“什么?”Milt一脸的不可置信,“为什么?!”
听到这个的Russ一脸神秘莫测的样子,拍了拍搭档的肩,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理由,大概和你一样。”


4、他不是我的搭档!

“想去喝杯啤酒吗?”Milt询问在茶水间愣神的Russ.
经历了被越狱犯绑架拘禁,被注射犬用胰岛素,计划逃脱,被解救,破解了一切谜题,最后甚至网开一面帮助犯人实现了参与自己侄女的婚礼,Russ觉得自己这两天的经历仿佛走过了一个世纪。
人处于高度紧张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自己心理上的波动起伏,可是一旦放松下来,各种各样的情绪仿佛商量好了一样如海啸般汹涌而至。在这种时候,想不想喝杯啤酒?Russ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问句。于是,对着Milt再次问出口的邀请,坚决的回道:“不,谢谢。”

Russ知道,镇子上这家历史最为悠久的酒馆生意其实并不怎么好,不过有一帮常客以及大家都默认的规矩,每个人都安安静静的喝着自己的毒药,不招惹别人也不会有人招惹你。
今晚这里更为冷清,Russ来到吧台边,找了个空位坐下。
“真意外,Russ。”局长大人边打了声招呼边坐在了Russ身边。
“嗯,真巧啊。”Russ无精打采的回应道。
等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Guziewicz还是忍不住先开口:“Russ,想要聊聊吗?”
“不不,”Russ摇了摇头说,“我只想喝点酒。”
叹了口气的局长冷静的戳穿对方的谎言:“别傻了,Russ,你知道我几乎天天在这家酒吧混,可是从来没看到过你!你说这仅仅是巧合?我可不这么认为。”
想开口狡辩的Russ最终还是放弃了,无奈的说:“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想找人聊聊。”
“尽管说。”局长鼓励般的拍了拍Russ肩膀。
“嗯,该从哪里说呢?”Russ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让我猜猜,是关于Holly?她今天回来了。”
“嗯,我知道,刚才看到她了。”
看到Russ兴致缺缺的样子,局长换了个话题:“那你想谈谈Ford?真是个可恶的混蛋吧?”
“不,他只是做了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Russ,不管他做的事情是否有正当的理由,越狱绑架都是错的,而你作为受害人,任何不安和恐惧的情绪都是正常的。”
“哦哦~”Russ伸出双手示意对方冷静点,“严格来说,他并没有实际伤害到我,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真的没觉得有什么。”
“哇哦,这样的话,那你在困扰什么,Russ?”
“如果是你,你会对绑匪提出用你自己来交换我的自由吗?”
没想到Russ会问这个的Guziewicz仔细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会,我不想骗你。”
“就是这个!”Russ拍了下桌子说,“我也不会这样做。可是Milt他在电视上那么说了!”
“哦?大概,因为他是你的搭档?”
“不!我才不是他的搭档!”Russ气愤的接着说,“而且,你相信他说的这话吗?”
“你是说,你觉得他在电视上说的是谎话?”
“不!我敢肯定,那个混蛋是真心的,”Russ接着补充道,“就这件事,说是要用他来交换我的自由这件事,他是说真的!”
“Russ,你让我越来越糊涂了,那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啤酒,Russ恨恨的说:“因为什么?因为那个混蛋居然肯为了认识才几个月的我,牺牲自己!”



5、没有原因
“Fxxk!”Russ一进特护病房第一反应就是骂了这句话。
    整间病房到处是花篮,气球,桌子上有人专门放了个箱子装着满满的慰问信。虽然一直知道Milt很受欢迎,可是这么直接的感受到还是觉得很惊讶。以至于Russ不自主的回想起自己因公受伤住院的日子,冷冷清清的几个气球,和明显折价的花篮。Fxxk!
    医生说Milt已经脱离的生命危险,接下来只需要慢慢修养很快就能出院了。
    哼!算你这混蛋走运!看着躺在床上还在睡的Milt,Russ忿忿的想着,脑子里充满了想要对眼前这个人说的话。比如,你是白痴吗?你就那么想死?你知道自己有多混蛋吗!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
    Russ觉得这样不行,自己就算想到内伤这混蛋也不知道,等你好了的!你等着!!接着Russ走到床脚边的椅子旁边,暴躁的把漂浮在空中的气球全部推到一边,坐下,翻着一直抓在手里的纸袋。
    Milt被吵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Russ正坐在自己床边,“你在做什么?”
    “咳咳,”呛到的Russ回答说,“没做什么,吃早餐!”举起手中的面包和果酱。
    “哦,”Milt仔细看了看说,“那是我做的果酱吧,难道还没过期?”
    “没有!”嘴硬的Russ才不肯承认从吃的第一口就发现味道已经酸了。
看着Russ一脸痛苦的咬着面包,Milt笑着说:“哈哈,如果你喜欢吃,我可以再给你做的。”
    “谁喜欢吃你做的果酱,我只是不想浪费粮食!”
    “好吧。”
接着两人都不知道还要聊点什么,沉默了一会儿。
就在Russ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口告辞的时候,Milt轻声说:“谢谢!”
    “为了什么?”Russ一脸疑惑。
    “你说我是你的搭档。”
哼,忍不住翘了下嘴角的Russ背对着Milt走到门口,说:“我明天再来看你,兄弟。”


    很快就恢复了的Milt又回到了警署,坐在办公室里的他,看着一墙之隔的对面,觉得一切如旧,却又觉得什么都变了。
    和以前一样,每天和Russ一起开着警车巡逻,参加社区公益活动,帮助需要帮助的民众。Milt意外的发现,原来Russ其实是个相当话痨的人,每天都会跟他说很多很多话,像是今天在街上遇到了以前的同学,曾经做过的糗事,吐槽局长做过的犯傻的决定等等。对此,Milt都会觉得发自内心的感激,过去那件事放佛在Russ的唠叨中越来越远,而开心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甚至Milt再也不需要每天清晨起来对自己不停地暗示要坚持下去。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久了,Milt发现一个问题。Russ虽然说过很多很多的人和事,可是从来没有提到过Holly。终于有一天,Milt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出来:“你和Holly怎么样了?嗯?我是说,自从她离开这里之后?”
“就那样。”Russ模棱两可的说,语气平静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哪样?Milt更加疑惑的想继续问下去,却发现Russ明显的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好作罢。

    让Milt没想到的是,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因为工作上的事Milt需要进城办理,没想到遇到了Holly,相约一起喝咖啡叙旧的时候,Holly聊到了这件事:“我和Russ分手了。”
    “为什么?”Milt惊讶的说,“Russ那么喜欢你,而且,他不是说了会努力维持这段异地的恋情,你得相信他,”
“不,你误会了,”Holly打断对方的话,接着说,“不是我提出的分手,是Russ。”
    忽然觉得无言以对的Milt过了一会儿才接着问道:“但是,为什么?”
    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的Holly想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次,你和Russ一起被关在集装箱里吗?”看到对方点了点头的Holly接着说,“我不知道是你们商量好的,当时,我真的以为Russ会有生命危险。”
    “嗯,”Milt听到这里发现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便抬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示意对方继续。
    “我想,”Holly无奈的叹了口气,“人真的得在生死关头,才能知道,对自己最重要的是谁。”说完Holly并没有给Milt继续提问的机会,便起身离开了。



又是一个平静如常的日子,执勤车里。

“我之前见到Holly了。”
“嗯。”
“她说你们分手了。”
“嗯。”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沉默。
“哎,”长叹了一口气的Milt语重心长的说,“Russ,你知道你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吧?”
“嗯,”Russ顿了一下说,“为什么你当初选择我当你的搭档?明明那么多人争着要和你一起,而我却是唯一不想理你的人。”
“Well,因为,我看到你,就喜欢你了,没有原因。”
哈,Russ点了点头,说:“我也是,我讨厌你,没有原因。”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