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电影WAR同人】Maps(Tom/Crawford)

《WAR(游侠)》这个电影其实槽点非常多。但是作为一个细节控来说,开头几分钟真的是让我觉得特别的美好。短短几句对话就能感受到两个搭档之间有多甜。我想我放不下这个的原因在于角色的塑造而不仅仅是演员。

我讨厌悲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悲剧才更让人难以忘怀。

像这样的美好关系毁灭于眼前的事情,我不想接受,所以希望至少在想象中能给他们的好的结局。以前写的,怀念下自己。








1、Make a new life?

 “你看起来很特别,”一位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女人穿过酒吧喧闹的人群,走到独自坐在角落沙发里的男子身边问道,“能交个朋友吗?”

 看到男子抬头看了看她,没有明确拒绝的意思,女人便径自坐在男子身边,继续说道:“我是Rose,你叫什么名字?”

 “Tom或者Rogue,哪一个都行。”男子看到女人不自主的抿嘴轻轻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怎么,你不相信?”

 “嗯,不信。”

 “那你觉得我应该叫什么?”男子饶有兴趣的问说。

 “也许,Jet?”

 听到之后男子轻轻笑了笑,“I Am Jet。”

 “玩个游戏吗?”看到男人点了点头,女子继续问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看起来略微思考了一下的男人说:“真心话。”

 “这个世界上你最想杀掉的人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男人意外的愣了下,然后低下头看着手中从刚才就一直把玩着的打火机陷入了沉思。

 等得不耐烦的女人拿起桌上放着的烈酒递到男人面前说:“愿赌服输,不想说就喝了吧。”

 回过神来的男人接过酒杯,就要送到嘴边喝下去的时候,想到什么般停下手里的动作,问说,“如果是大冒险呢?”

 听到这个不禁笑了起来的女人回答道:“敢不敢真的去杀了那个人?”

 男人听完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不解的看着男人的反应,女人有些嘲笑的说道:“不是吧,这么玩不起?”

 听到话里讥讽意味的男人并没有丝毫动气,反而平静的直视女人的眼睛,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真的动手呢?”

  

2、搭档

 时隔多年,Tom也清楚的记得以前是怎么和Jack Crawford成为搭档的。

 那时候的自己刚刚警校毕业没几年,但是凭借着敏锐的头脑和不凡的身手迅速提升,这次调到了新的警局,踌躇满志的坐在局长办公室,等着接下来的安排。

 局长翻阅着手中Tom的档案,不时的点点头看起来相当的满意,“你一定会和他合作愉快的!”合上档案拍了拍封皮的局长肯定的说。

 “谁?”正在Tom疑惑的问出问题的时候,门被猛地撞开了。进来了一个,唔,怎么说呢,看起来相当“粗犷”的男人。

 “Crawford你又迟到了!”局长好像习以为常的对着来人说到,然后走到了两人的面前,“Tom Wayne”“Jack Crawford”介绍完毕之后,Tom就看到Crawford没什么兴趣的敷衍着说了句“Hi”就没下文了。不过Tom倒是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的对着新搭档说了句“你好,前辈!”就差没鞠躬行礼了。

 “唔。”有些惊讶的Crawford也没有再回应,这次的见面就算是过去了。

Tom心里想着的是,明明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的人啊!

  

不过很快,Tom的想法就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那是两人一起在档案室查找资料,Tom认真的在一个个抽屉里翻找着有用的线索。而Crawford却在一边百无聊赖的趁机摸鱼。

 “嗯?”仿佛发现了什么的Tom突然停止了翻找,盯着手上的材料面色凝重。

 “发现了什么?”Crawford看到有情况马上凑过来问搭档。

 “你居然比我还小。”Tom像是不敢相信似的反复确认着档案上搭档的出生日期。

 “比你小又怎么了?”Crawford有些失望的回应道。

 “怎么了?”听语气Tom像是一肚子的委屈,“我叫了你那么久的前辈!你都不说一下!”

 “我又不知道你多少岁!”同样觉得冤枉的Crawford停顿了下接着问道,“咱们看起来差不多吧,你倒是觉得我多大啊?”

 “四十多吧。”Tom老实的回到。

 看着搭档不像是开玩笑的语气,Crawford生气的说,“你是瞎子吗?!怎么可能?!我看起来那么老吗?”

 “唔...”顿了一下的Tom心虚的继续说,“那倒也不是,不过,”好像突然醒悟了什么的Tom接着说,“啊!所以你这个是故意剃的?”边说边用手指对着自己的头绕了几圈,然后就发现搭档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好在这次反应快,马上补了句,“我没有恶意!”

 用鼻子哼了一下的Crawford气呼呼的扭头掏出烟点上,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就被Tom把烟抢了去。

 皱着眉盯着眼前可恶家伙的Crawford得到的回应是,笑的一脸无辜的Tom指了指墙上的牌子:“档案室不准吸烟。”

 这家伙切开来一定是黑的!非常肯定的Crawford愤恨的踢倒了眼前的椅子。

 

3、硬汉,也不是无所畏惧的!

 相处久了,Tom自然会了解搭档身上各种各样的小毛病。

 像是经常迟到,态度暴躁,满口脏话啦等等,最最痛恨的是他的丢三落四。明明特别喜欢吸烟,还总是忘记带打火机,每次都叼着根烟到处找人借火。万一找不到,备受烟瘾折磨的Crawford就开始特别的烦躁不安。没办法,虽然非常希望搭档能戒掉,可是看着他那副炸了毛的样子,Tom还是买了个打火机给他,并对自己说这可不是心软什么的,完全是出于能顺利完成工作的考虑。可问题是,把打火机给了Crawford,这家伙没几天就不知道给丢到哪里去了,不知道丢了多少个之后,Tom明白了,再给这货自己拿着打火机等于是往海里扔钱,也就不给他了。于是,Tom警官出门必带的东西便增加了一项。

 不过,一件烦恼的解决却带来了另一件烦恼,自从发现Tom一定常备打火机之后,Crawford变本加厉的抽的更凶了,有时候,Tom觉得他太不节制了就不肯提供火源,这家伙竟然强行把自己推到墙角硬是从自己衣服里把打火机摸了出来,得意的很。

 妈的!老子不就是矮了那么一点儿么!家教甚是良好从不爆粗的Tom也忍不住怒了。

 

当然,Crawford工作上的表现让Tom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默契,仿佛早就当了一辈子的朋友那样,所以上述那些小瑕疵丝毫不影响Tom心中Crawford硬汉的光辉形象,直到他俩接到一个案子。

 冬天的夜晚太阳下山也早,也就六点多的时候天就已经黑的快看不清对面的人了,在警局里准备下班的他们突然接到了游乐场的报案。

 案发现场是刚刚建成的大型娱乐设施——恐怖之家。

 正要走进去的Tom发现搭档在旁边念叨着什么,原来,Crawford看着贴在外墙的巨幅宣传广告小声的吐槽:“娱乐个屁,还家呢?!有这么恶心的家吗?”

 “走啦。”忍不住被对方的举动逗笑了的Tom伸手拉着Crawford往里走去。

 来到整栋建筑的中心,原来这里已经挤着很多人了,包括警务人员,法医,医护人员,还有在封锁圈外站着聚成一团的工作人员等等。

 不过,大家就着有限的几个手电筒发出的光线在黑漆漆的环境中工作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你这儿没有灯吗?”Crawford有点生气的问着负责人。

 “本来是有的,不过不知道被谁把电源线给剪断了,备用电源还得过些时间才能投入使用。”

 “那这玩意儿怎么还在响着呢!”听完解释的Crawford指着旁边不停发出哀怨哭声的飘来飘去的日本人偶,反而更生气了。

 “这个是用独立电源的。”神经大条的负责人没听出对面人的怒气,反而有些自豪的继续说,“我们这儿的卖点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照常营业!” 

不出事就怪了!

 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Tom忍不住笑着心想。急忙拉过快要暴走的搭档去询问目击者们案发情况。

 询问的过程中,Tom有些不同寻常的感受。一向对工作还算认真的搭档这次显得有点儿心不在焉,不时的看看手表,在自己四处走动查看现场的时候,Crawford也一直紧紧的跟在身后,甚至有几次因为太近撞到了一起。

 “还没结束吗?”在Crawford第五次提出同个问题的时候。Tom似乎明白了什么,反问道:“怎么,赶时间?”

 似乎想了一会儿的Crawford心虚的说:“我不想珍妮在家等的太晚。”

 默默看看手表显示着八点,心里算着对方就算走着回家也才九点多的Tom并没有戳破Crawford显而易见的谎言,而是合上了笔录本,简单对其他人交代了下事务,回头对搭档干脆的说了句:“走吧!”

 一出来,坐在副驾驶位置Tom就明显感受到了搭档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拍着对方的肩膀说:“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停一下。”

 “真麻烦。”嫌弃的说着的Crawford还是照办了对方的话。

 到了Tom的家,下车后正要关上车门的Tom突然想起什么,低头翻找着刚刚便利店的购物袋,掏出了包东西向车上的Crawford扔去。

 “这什么?”双手接住的Crawford仔细看着手里的东西。

 “盐。”Tom笑着对他说:“辟邪驱魔,百鬼莫侵!”最后带上车门的时候又补了句:“做个好梦,兄弟!”

  

4、人不可貌相

 “为什么是我开车?”站在车门旁的Crawford一脸不满的问着已经在副驾驶位置坐好了的搭档。

 “因为是‘你’忘了带野餐要吃的牛排,”Tom边系好安全带边继续说,“顺便说一句,我昨天还特意提醒你来着。”

 认命的绕过车头钻进车里,点着了引擎,Crawford想坐车补眠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Tom一脸好笑的调侃着搭档,就看到Crawford幽怨的转头盯着他,大大的黑眼圈把Tom都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昨晚没睡好?”

 像是昨晚硬被珍妮拉着看了《咒怨》之后,躺在床上数了一夜绵羊这种丢脸的事情怎么可以被搭档知道!

 “也许下次可以看看《午夜凶铃》。”和珍妮关系也很好的Tom怎么可能错过搭档一脸惊愕然后愤怒又没法发泄的表情。

  “到了。”Crawford把车停在了超市门口,看着并没有要下车意思的Tom,不解的问道,“你不去买牛排?”

 “我不是来做苦力的,”Tom下定了决心要把惩罚坚持到底,“我是来监督你的,快点去吧!”

 “信不信我揍你?”Crawford的威胁很有力度。

 “昨天你在外面抽了一整包烟的事情要不要对珍妮说呢?”Tom一边翻着自带的杂志一边慢悠悠的回道。

 愤怒的瞪了搭档半天,最终Crawford还是下了车,狠狠的把门摔上,刚走出几步又折了回来,冲着车里的Tom喊道:“我这是为了丹尼能有牛排吃!才不是因为怕她!”

 手中的杂志都因为拿着的人狂笑不止而快被抖掉地上了。

 在车里等的久到Tom觉得有些反常,透过超市的玻璃窗看到柜台前好像有几个人争执的样子,于是下车径直走了过去。果然是Crawford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在店主面前吵着什么,Tom凑过去一边安抚激动的Crawford一边了解事情的经过,原来在挑着牛排的Crawford发现了那个西装败类暗中偷东西,把他逮住交给店主后竟然被他倒打一耙,更可气的是店主居然相信了,硬说自己才是坏的那一个。

 事情很容易就解决了,Tom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同时也亮出了刚刚Crawford落在车上的他的证件,店主看到后,惊讶的一边赔罪一边对着Tom小声说:“真是看不出来,我以为他是黑帮的呢。”

 隐约听到了什么的Crawford又要发火就被Tom眼明手快的拦住了:“算了算了,丹尼他们快饿死了。”

 上了车后的Crawford气愤难消,冲着Tom提出疑问:“我看起来像是坏人吗?你说实话,像吗?”

 看着瞪大了充满血丝的双眼,额头上青筋毕现的搭档,Tom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违心的说出了答案:“怎么会!你看起来就是电影里典型的好警察!”

 听到这个答案的Crawford虽然表面平静了许多,不过继续怀疑的说道:“我才不相信你。”

 “为什么?”Tom觉得自己刚才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识破吧。

 “说什么辟邪什么的,一点都没用!”Crawford忿忿的继续说着,“老子最近倒霉死了。而且,什么破法子啊,苦死了!”

 “嗯?”Tom听到最后一句愣了一下,“苦?”Tom心里浮现出不祥的预感,“你把盐拿去做什么了?”

 “煮水啊!我下了一整包盐的!”Crawford仿佛回想起那个味道,吐了吐舌头,“根本不是人吃的!”

 想着是该告诉搭档盐来辟邪不是吃的而是撒在门口或者床边,还是该跟搭档说盐吃多了是会掉头发的,Tom纠结了一阵子最终决定把这两句话都烂在肚子里好了!目不斜视的说:“从杂志看到的方法,估计是假的吧。”

 不疑有他的Crawford气呼呼的说:“早晚把你的杂志都烧了。”

 

5、分歧

 冤家路窄,说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没事逛个书店也能遇到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看到不远处那个衣着光鲜的男人以后,Crawford拉了拉旁边挑着杂志的Tom,着急的说:“走啦,走啦。”

 明明才刚进来没几分钟,Tom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的样子,拗不过他只好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刊物,跟着他往门口走。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就在他俩快要走出店门的时候,后面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Crawford警官!好久不见啊!”

Tom好奇的转过头看清了来人是谁,一下子明白了搭档刚才为什么如此反常。 

那是个金絮其外,内里渣到扔给狗都不吃的混蛋。之前因为把老婆虐待致残被Crawford盯上了,费尽千辛万苦帮着那可怜女人告上法庭,最终却还是因为那混蛋花了大把钱得到个证据不足的裁定结果。自那开始,这俩人的仇算是结下了。

 满脸怒容的Crawford虽然站住了,但是看都不想看那个人渣,那家伙却继续得意的说:“看看,我还是过得很逍遥自在吧,想告我,没那么容易。”

 “你。”

Tom拦住了冲动的想上去揍人的Crawford,挡在他面前,对着那混蛋说:“招呼打过了,你快点走吧。”

 那家伙看样子像是很听话的转身要走,不过走了两步,又回过头,从旁边货架上抽出只铅笔,说道:“那个贱女人居然敢告我,下次再这样的话,恐怕她另一只手臂也会...”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混蛋举起手中的铅笔,“咔嚓”掰成了两半。

Crawford紧绷着的神经仿佛也随着断裂开,根本拦不住的冲上去就是一拳。被打倒在地的混蛋居然还不知收敛,继续说:“你打我,我会告到你身败名裂。”

 听完,愤怒的警官继续对着那人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又俯身抓住那人的衣领对着脸打了两拳:“你想告我?好啊,我给你个证据!”说着抬起脚对着那人的膝盖骨就要踩下去。

 “够了!”Tom一把推开Crawford,阻止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这种人渣就应该给他个教训!”Crawford生气的喊向Tom,“你又不是没看到那女人有多惨!”

 “你以为你这样做,她就能回到从前吗?”Tom也激动的回应到。

 “就是因为你这样仁慈才会让这种恶人为非作歹,伤害无辜的!”

 “以暴制暴的做法和这些人渣有什么两样?!”

 最终还是那混蛋的司机把他扶着带走了。剩下的两人一路无语的开着车回到了Crawford家。

 一起进了厨房的两人都面色凝重的在餐桌前坐下,过了一会儿,Crawford站起身在旁边最上面的柜子尽头翻出包烟,抽出一根点上后把烟盒顺手扔在了桌子上。

 “珍妮就在外面。”Tom惊讶的忍不住提醒道。

 “要你管!”Crawford赌气的狠狠吸了一口。

 “你居然在家里私藏了香烟?!”

 看着生气的闯进厨房的珍妮,Tom无语的瞅了Crawford一眼,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看我说什么来着。

 好像突然惊醒了一样的Crawford条件反射般伸出手指着Tom说:“是Tom带来的。”

 在心里暗暗对搭档比了个中指的Tom嘴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对,对,是我带来的。”

 翻了个白眼的珍妮觉得眼前就是两个小孩子,一把抢走Crawford嘴里叼着的烟头,接着就要拿桌上的烟盒。

 眼疾手快的Tom马上抓过桌上的餐布盖住烟盒,包好了递给珍妮。

 哼,最后一盒烟也被没收了的Crawford更加郁闷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咱们去后面的花园吧,”边说边把手里的烟盒放在Crawford眼前晃了晃的Tom接着说,“应该不会被发现。”

 看着Crawford盯着本该被没收了的烟盒两眼放光,又有些疑惑不解,Tom笑着说:“小把戏,以后教你。”

 “那珍妮拿走的是什么?”明明看到餐布里包着东西被拿走了的Crawford问道。

 “我的钱包,”Tom突然紧张的抓着Crawford的手臂说,“你可一定得给我拿回来,刚发的工资都在里面了。”

 “唔,”Crawford想了下,奸笑着说,“万一少了一半,可不是我的问题。” 

6、Pain,Rage,Loneliness

Tom一直很喜欢一个算不上笑话的笑话,没有人能够比较分娩和被踢爆蛋蛋哪一个更疼。

 直到Tom体会到那种看着家人死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痛苦的时候,他才明白,任何肉体上的疼痛都是无法和心灵的痛苦相提并论的。

 作为Rogue的Tom曾对Crawford说过,我不过是做了你想做而不能的事,因为我了解你。你的痛苦,仇恨和孤单。虽然Crawford认为这是Rouge变态的想法,但是Tom知道,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从Crawford的眼中看到了每天清晨醒来镜子中的自己。

 甚至他对Crawford说的那句,活在过去只会让你更加痛苦。Tom自己也分不清是说给Crawford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就在Tom以为自己可以对过去做个了断的时候,他得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秘密。Tom从没有如此迫切的想要见到自己曾经的搭档。

 “你能原谅我吗?”Crawford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个一下子愣住了的Tom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Crawford扑到自己前面挡住了射向自己的子弹,不过几乎与此同时,自己也不由自主的扣动了扳机...

  

痛苦会消散,仇恨会终结,那孤单呢?

 

Make a new life.

 同一句话给两个女人带去了不同的结局。

Life will be new,but loneliness is forever.

 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但是孤单早已永恒相伴。

 

7、Make a new life!

 酒吧里,

 “你骗人,我不相信。”听到这个答案的女人甚至觉得对方在耍自己而有些生气了。

 “我没骗你,”男人平静的继续解释道,“我的确有动手,只是,并没有真的杀死他。”

 “为什么?”女人的问题脱口而出。

 男人看着手中的酒杯,想了一下后一饮而尽,“因为如果他死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孤单了。”

  

医院里, 

 已经脱离了危险的Crawford被要求住院观察,夜半醒来在医院空无一人的走廊座椅上坐下,意外的发现了不知道谁落下的一盒香烟,抽出一根放在嘴里才猛然发现这里根本不可能有打火机,咔嚓,耳边响起滑石摩擦的声响,透过跳动的火苗,Crawford看到的是Tom那熟悉又陌生的双眼,只不过,这次,望向自己那温和又无奈的眼神,一如从前。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