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KK

不定期萌各类cp。博爱程度→OO
自娱自乐,别走心

我给你变个戏法儿啊(上)【孟鹤堂/周九良】

某年某月的某座山上,有一间小小的道观。

一个师傅带着几个小徒弟,平时这里几乎没有人来。日子过得很是波澜不惊。道观里最大的新鲜事儿不过就是,师哥又挨踹了。

而这时候,无论你是在打扫庭院,还是在浇花打水,都能隐隐听到两句对白,

“孟鹤堂,你别跟人说是我徒弟,我可不认啊!”

“没事儿没事儿,师傅,我认您啊!”

------------------------------------------------------------

小徒弟们之间也偶尔议论,“咱师哥怎么这样呢?”

“听说咱师哥从小就在这道观里长大的,谁知道越长大越顽皮,明明是顶顶聪明的人,却成天的偷懒贪玩惹事,可师傅也没辙,气都气死了。”

“那师傅怎么不把他赶走?”

“师傅说咱师哥是个难得一遇的奇才,就是还没定下心来,舍不得就这么弃了。”

“哦,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嘿嘿,谁说不是呢?”

“你这话里有话啊?”

“打从一开始啊,就不是有办法的事儿,你知道师哥怎么会打小就在这儿吗?”

“怎么回事?”

“他啊,是很小的时候被于施主送来的,交给了咱师傅啥也没说就走了。”

“难怪啊!”

“所以啊,咱师傅这辈子就对两个人没辙,一个是于施主,一个是咱师哥。”

-------------------------------------------------------------

“又吃窝头啊?”坐在桌子前,看着眼前的碗,嫌弃的连筷子都懒得拿起来的孟鹤堂不满的嘟哝着。

坐在上首位置的师傅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没出声。

看着师傅没搭理自己,孟鹤堂没办法的伸手抓了一个窝头拿在手上掂了掂,不死心的往前面凑了凑提高了音量说:“师傅啊,总吃窝头不觉得腻吗?”

“有窝头吃就不错了。我看就挺好的。”

“可是我听说,山下镇子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了,各种包子点心,素菜包,莲蓉包,豆沙包,咬一口,满嘴的香甜,师傅您不觉得馋吗?”

“我看你像个豆沙包!少废话!快点吃!”

听到师傅训斥的孟鹤堂只能住了嘴,赌气的掰着手里的窝头,一小块一小块的往嘴里塞,忽然灵机一动,说:“师傅师傅,我给您变个小戏法啊?”

虽然打算拒绝,但是看着眼前的孩子兴致高涨的样子,也就由着他了,“什么啊?”

“吞铁球。”孟鹤堂举着窝头站起来退到凳子后面空旷点儿的地方,“当然咱这儿可没有铁球,我就用窝头代替了。”

双手向上伸展了一下,把袖子褪到手肘的位置,扎好了马步的孟鹤堂接着说:“您看好,等会儿啊,我可以把这个窝头整个儿的给吞了,可不能嚼啊,整个儿的,吞进去之后,我一发功一用力,再把它从口里给吐出来,还是整个儿的窝头,不带变的。”

“嗯?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

“那您甭管。上眼啊您哪!”说着孟鹤堂就把窝头给塞进了嘴里,鼓着脸一使劲咽了下去。嗯——拉着长音,双手抬起平举在胸前,“嘿哎—”憋着气说:“您看啊,这窝头已经到我胸口这儿了,我这就发功给它顶出来。”

周围的师傅和徒弟们都被吸引了去,紧紧盯着孟鹤堂。

“嘿哎,嗯——哈啊——”看着孟鹤堂身子绷得紧紧的,大家也跟着紧张到极点的时候,噗,孟鹤堂忽然泄了气。诡异的气味飘散开来。

“哈哈,从口里可能是出不来了,我得找地方拉去。”孟鹤堂阴谋得逞的笑着赶紧向门外跑去,可还没到门口,就平地摔了一跤。

传说中师傅的隔空踹可不是虚的。

只是,看着手里的窝头,师傅真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默默交代厨房,接下来一个月,不许再做窝头了。

--------------------------------------------------------------

每隔一段时间,师傅就会检查下徒弟们的修行成果。一个个看下来,孩子们都挺不错的,时不时的提点几句,师傅很满意。然后到了孟鹤堂这儿。

“你遁地,我看看。”

“师傅啊,我这道袍是新的,弄脏了怪糟践东西的。”

“没听说过,那你腾云看看。”

“师傅我恐高,再说了,我这刚吃饱饭,一晕高再吐了,多难受。”

“那你变个小动物。”

“这我会,我们一起学猫叫!”孟鹤堂举起手臂,蜷着手歪着脑袋说,“一起喵喵喵喵喵?”

憋着火气的师傅冷静了一下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能干个啥?”

“我给您变个吞铁球啊?”

“滚滚滚!”师傅忍无可忍的叫人把孟鹤堂赶出了道观,气愤的喊道,“赶紧给我下山,不练出个人样就别回来!”

“师傅师傅,师哥就是偷懒贪玩了点儿,不至于赶他走吧,万一他在外面出点儿什么事可怎么办?”几个小徒弟们都舍不得师哥走,急忙劝着师傅。

“你们不懂,我算过了,这孩子尘缘未了,心存执念,不让他下山做个了断是不行的,只是这一去,能不能修成正果,就看他的造化了。”


评论

热度(19)